芒果视频黄板

   说着,夏初初一顿:“不对,和取消婚约之后,我在慕城的名声,本来就不好了,但是也不能彻底玩完吧……”

   顾炎彬沉默了好一会儿,最后说了一句:“为了厉衍瑾,倒是真的能隐忍。”

   “也不算是完为了小舅舅吧,这本身就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

   “以这暴躁的性格,能忍受乔静唯骂……已经算是非常的难得了。”

   夏初初笑了起来:“是啊,谁让我犯贱爱上一个这样的人呢?所以,我只能想尽一切办法离开啊。”

   她离开之后,乔静唯也能放心了吧。

   而且,小舅舅也不用忍受她有时候的莫名其妙了吧。

   妈妈也不用担心,她留在厉家,会和小舅舅再次产生什么瓜葛。

   看,一举三得。

   只有她远走他乡。

   一个人成三个人……嗯,说起来这还是非常划算的。

   顾炎彬盯着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开口问道:“打算什么时候离开?想好时间了吗?还是说,随时都可以走。或者,越快越好。”

   清纯小美女晓晓

   “没那么着急,要是走得这么急,反而让人起疑。”夏初初说,“慢慢来吧。我要等到安希生完孩子,见到我的干儿子,再走。”

   “那还有差不多一个多月。”

   “是啊,安希的预产期就在一个月后了。所以我才着急啊,顾炎彬,到底有什么办法?”

   “我当然有办法,不然,我怎么会把约出来?”

   “那就直说啊。”

   “不急,我们先来谈另外一件事。”

   夏初初疑惑的看着他:“啊?”

   “我们的婚约,虽然两家都默许了解除了,但是,还没有正式的对外公布。”

   “是啊,但是这件事……和我们现在谈论的让我离开慕城,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?”

   “夏初初,做事情什么风格,我清楚得很。万一一个月后,突然改变主意,不愿意离开了呢?”

   夏初初一脸懵逼:“怎么可能?”

   她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件事,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。

   除非……是小舅舅想起她了。

   但是,小舅舅想起她了,她更应该躲得远远的才是啊!

   所以,夏初初根本不懂顾炎彬的意思。

   “凡事都是这样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”顾炎彬说,“我怕被坑。”

   “什么啊,顾炎彬,我才是被坑好吗?”

   “总之,我得抓住一个把柄,才能放心的和谈事。”

   夏初初盯着他,半晌说了两个字:“奸商。”

   “无奸不商。”他笑,“以为厉衍瑾就不是奸商?我告诉,生意做得越大的人,就越奸。”

   “那小舅舅至少也只是在商场上啊,私下里不会这样。而,是把奸这个字,都刻在了骨子里,无时无刻的不在体现着。”

   “一般一般。”

   夏初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:“那握着我这个把柄,想干什么呢?就算不宣布我们解除婚约也没事,反正我也不打算再结婚了,无所谓。”

   顾炎彬皱眉:“……”

   夏初初见他这个样子,忍不住笑了:“哎,怎么样,顾炎彬,吃瘪了吧?见我这么死猪不怕开水烫,束手无策了吧?”

   “没见过自己形容自己是死猪的。”

   “……顾炎彬!”

   顾炎彬没有再和她拌嘴,说了一句:“夏初初,什么时候离开慕城了,我什么时候再公布解除婚约。”

   “……行啊,我无所谓。那告诉我,办法是什么?”

   顾炎彬看着她,问道:“留过学吗?”

   夏初初先是懵了一两秒,然后慢慢的反应过来。

   留学……的确最好的方法。

  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?

   但是……这件事情,操作起来,也是非常的困难啊!

   第一,她学渣。

   第二,哪家学校会愿意录取她?

   而且短短的一个月时间,她怎么拿到通知书?

   她摇了摇头:“我读完本科就……跟着小舅舅在慕氏集团里实习了。”

   “那想不想继续读研,读硕,读博?”

   “想啊,”夏初初点点头,“这样的话,我可以离开慕城好几年,一直待到我觉得可以回来为止,但是……”

   “没有什么但是,有钱就更加没有但是了。”顾炎彬说,“只要想,我就可以安排过去。说,想去哪个国家?”

   夏初初慢慢的往椅背上靠去,用眼神上上下下的审视着顾炎彬。

   顾炎彬到是坦坦荡荡。

   “没这么好心。”夏初初说,“这一点都不像是的风格。顾炎彬,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目的?是不是居心叵测?”

   “我有什么居心?我还能把扔到国外然后卖了吗?”

   “那为什么事事都想替我打点好?”

   顾炎彬冷笑:“因为我不想看到和厉衍瑾住在一起,哪怕他对根本没有什么意思。离他越远,我越放心!”

   能让夏初初离开厉衍瑾,而且还是夏初初主动要求,他为什么不顺水推舟,成夏初初呢?

   让厉衍瑾彻彻底底的失去夏初初,就是顾炎彬最大的目的!

   “敢情还是在担心,我和小舅舅会旧情复合,也这么的不希望,我和小舅舅发生点什么啊……”

   “想发生点什么?”

   夏初初大笑起来:“我不想。不过这个点子,我看可行。我回去考虑一下,过几天再给答复。”

   “还要考虑?”

   “肯定啊,我还得问我妈的意思。她要是不愿意,我还得去做她的思想工作,以为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啊?”

   说着,夏初初站了起来。

   顾炎彬皱眉:“就走了?”

   “不走留下来吃西餐?”

   “没问题,我请。”

   “还是不了。”夏初初说,“我才吃完早餐,一个人慢慢吃的,或者自己叫个美女来陪也可以。”

   “听谁说,我身边美女如云了?”

   “前段时间在酒吧浪得风生水起,难道不认识很多姑娘吗?”

   顾炎彬有些咬牙切齿:“夏初初。”

   她赶紧拎起包包:“走了,我会再联系的。”

   顾炎彬直接重重的一拍桌子,声音震天响。

   夏初初只当做没有听到,赶紧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