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爱破解app

   慕迟曜没有想到,竟然……会是她,秦苏。

   无论是谁想要闯进他的办公室,他都不觉得有任何的奇怪。唯独……是一个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人。

   “秦苏,”他开口,声音低哑,“这些年,到哪里去了?”

   “我一直都在慕城,一直都在。我没有离开。”秦苏说,“我想在的城市,默默的看着。”

   “那一次,我手下的人,在十字路口看到,是真的吗?”

   “是。”秦苏点点头,“我那一次是出去买东西,没有想到,会被熟人认出来。”

   慕迟曜胸口一闷,再也顾不得其他,伸手,把秦苏抱在了怀里。

   在任何人面前都云淡风轻,情绪收放自如的慕迟曜,此刻微微有些失控:“没死,秦苏,还活着。”

   “我活着,我还活着。”秦苏伸手,用力的反抱住他,“只是这些年来,我不敢出现在面前,我害怕,还恨我。”

   秦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感觉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。

   她被他抱在怀里,时隔多年,又再一次听到了他坚实而有力的心跳。

   秦苏轻声说道:“迟曜,我爱。”

   淑女纯纯的迷人风采

   他顿了顿,应了一句:“嗯。”

   “还恨我吗?”秦苏说,“当年,我和慕天烨,绝对不是想象的那样,是他先主动靠近我,让误会我的……”

   “当年是我太冲动了。年轻气盛,没有深思熟虑,被愤怒冲昏了头脑。”

   秦苏一喜:“原谅我了,对不对?”

   “……是。”

   秦苏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,再也绷不住,在他的一个“是”下面,盘崩塌。

   “这些年,我一直不敢出现在面前,就是怕还恨我,还会……杀我。所以,我才躲躲藏藏直到现在。如果,早知道已经原谅我了,那么我一定会早点回到身边的。”

   慕迟曜看着秦苏,看着她的眉眼,精致的五官,脑海里蓦然闪过的,却是另外一张极其相似的脸。

   他这是怎么了?

   明明……秦苏才是他真正喜欢的人,当初会娶言安希,也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秦苏而已。

   言安希对他来说,就是弥补他失去了秦苏的一个遗憾和缺陷。

   可是,他看着秦苏,却想起言安希……

   慕迟曜抬手,细细的抚过秦苏的脸颊:“不回来,是怕我再杀一次?”

   “是……”想起当年的场景,秦苏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,“那个时候的,太让人害怕了……我不想死,迟曜,我想和在一起,一辈子。如果不能在一起,那我就在远处,默默的关注着。”

   “以后不会了。”慕迟曜说。

   “我和慕天烨,真的是误会了。我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牵扯呢?我只爱啊……”

   当时慕迟曜开枪的时候,秦苏是几近绝望的。

  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脏位置,不断的流出血来,而慕迟曜冷冷的站在她面前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 那神情,是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。

   慕迟曜紧紧的抱着她:“过去的事情,就过去了,不用再多说了。……回来就好。”

   秦苏从他怀里抬起头,看着他,甜蜜一笑。

   宋尧没有骗她,慕迟曜真的不恨她了,甚至是还想着她的。

   “迟曜,我爱。”秦苏说,“我爱,我好爱好爱……”

   她的表白,换来了慕迟曜的一抹微笑。

   她看着他,对上他的眼睛,又问道:“那呢?迟曜,还爱我吗?”

   秦苏很清楚,慕迟曜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。

   毕竟,她在他身边,待了这么久的时间。

   他不会说情话,从来不会,但是他的行动,却能赋予人足够的安感。

   女人,最缺少的,不就是安感吗?

   只是秦苏想,她和他久别重逢,这么多年了,第一次相见,甚至可以说,跨越了生死。

   那么,她现在主动问他,他会不会回答一句“我还爱”,“我也爱”之类的话呢?

   慕迟曜看着她,薄唇微微抿着,没有说话。

   秦苏微微有些失望。

   只是慕迟曜的手缓缓上移,移到了她的后脑勺上,重重一按。

   秦苏一喜,连忙主动的勾住他的脖子,不等他压下来,率先踮起脚尖,吻上了他的唇。

   慕迟曜一怔,随即反客为主,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一只手圈着她的腰,将他往怀里带。

   秦苏用尽了所有的热情,回应着他。

   她秦苏,回来了,回到慕迟曜身边了。

   “慕迟曜,怎么不回答我啊,等下又说我不敲门就闯进的办公……”

   言安希的声音忽然响起,清脆悦耳,语速适中,让人听起来很舒服。

   可是转眼,她的声音,又戛然而止。

   她怔怔的站在办公室门口,看着拥抱在一起,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。

   因为她的突然出现,打断了他们。

   是慕迟曜没错,是他,他在和别的女人……拥吻。

   不是说,他从不近女色,被慕城的人戏说是同性,只喜欢男人,身边没有女人吗?

   这……又是怎么回事?

   秦苏睁开眼睛,看着慕迟曜俊朗的眉眼。

   他似乎……脸色有些变了。

   秦苏很识趣的离开了他的唇瓣,勾着他脖子的手也慢慢的放了下来,但是还是靠在慕迟曜的怀里。

   然后她转头往门口看去。

   言安希站在门口,手还搭在门把上,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 她只是看着秦苏,怔怔的,几乎傻眼,满是不敢置信。

   慕迟曜衣帽间里,珍藏的照片上的女人,此时此刻,就站在她的面前!

   秦苏,这个女人,不是别人,是秦苏!

   慕迟曜这种不近女色的人,能在办公室就失控,接吻,只有……秦苏能办得到了。

   “……是,”言安希怔怔的说,“是,回来了。”

   秦苏朝她一笑:“好,这是……慕太太吗?”

   “她是言安希。”慕迟曜回答。

   “我知道。”秦苏点点头,“我听说,结婚了,娶了一个女人。她和我……很像。”

   慕迟曜“嗯”了一声。